雨浥紅

風含翠筱娟娟淨,雨浥紅蕖冉冉香。


唉就是一荒煙蔓草的所在TT

手好生啊(*´ロ`*。)

Plurk:http://www.plurk.com/cecelia8016
Blog:http://cecelia8016.pixnet.net/blog

【全职-修伞/伞修】灼夏【叶修生日贺】

*第一次在LOFTER发文好紧詹啊! 

 

*伞修/修伞无差,古风paro,私设有

 

*之后会根据这设定写一个大的长篇,带其他小伙伴一起玩,【灼夏】基本上就算楔子,其他设定会慢慢在故事里补上,是个叶大侠荣耀十年称霸武林的故事←

 

*尽量不ooc(*´ー`*)

 

*OK?↓




 

 

 

 

 

 

 

 

  叶修推开小柴门的时候,正见苏沐秋手里拿着个竹火枪,蹲在地上和苏沐橙二人摆弄得不亦乐乎。苏沐橙这时穿了一身簇新的袄子,踖一双嫩黄色绣着橙子的花鞋,手上还端了苏沐秋前些天花了好多时间偷偷给她做的一个竹炮筒。得,这是要过新年的架式了,叶修忍不住笑起来,苏沐秋对自家妹妹的的那个宠啊──

 

  「叶修哥哥!」苏沐橙回头一见是叶修进门,立刻就把手里的竹炮筒转向:「嘿,看我的!」她头上梳两个圆圆的髻,想来也是出自苏沐秋手笔。一回身,底下两条辫子就跟着晃呀晃的,配一张红扑扑的粉脸,令人总忍不住想伸手去捏一把。可惜苏沐秋那双眼睛盯着呢,叶修最后还是没敢造次,包也来不及放,先配合地陪着苏沐澄玩起来:

 

  「哎哎女侠饶命啊,这不就纳贡来了么。」他一手作投降状,另一手麻利地从包里解下一个小锦袋,里头装了各样颜色的饴糖。「看到没?一整袋子的宝石,可比你哥那啥劳子竹筒气派多了啊。」

 

   苏沐秋在这时已经放下手中的竹枪。先对得了糖的沐橙宠溺一笑,然后才站起身来骂叶修:「呿,不就几块糖么,你也好意思。」

 

   「那你怎么就不好意思了。」叶修回了一眸子,接着嘲讽:「哎沐秋,忌妒就说啊,虽然哥可没买你的。」

 

   苏沐秋也没去接那荏,就用口型说了个:「不‧希‧罕」。

 

   叶修这时正把一身旅装解下。他回来时外头刮着风雪,于是自己被浇了一头一脸不够,作势就要把雪花往苏沐秋身上抖,害得苏沐秋差点没想在自家门口清理门户。两人闹了好一阵,最后还是苏沐橙又好气又好笑的阻止了才乖乖住手。此时都被按在桌边,苏沐橙给他们各倒了一杯茶,确定这两人是真消停了才走开。

 

   「看看,出息。」叶修低声笑:「就为了几个糖这么大动静。」然后状若潇洒地拿起茶来喝一口,结果差点被烫熟了舌头。这下就换苏沐秋乐了:「看看,出息。」学着叶修的语调原封不动地还给对方。叶修这次只哼了一声,低头专心喝他那杯茶──其实跟水差不多,回冲过不晓得几次了,连颜色也清清淡淡,却还是很珍惜地一口、两口,慢慢地啜。眼下快到除夕,他们没置办甚么年货,除了叶修带回来一双红得扎眼的对联,屋子里还是那么空荡荡,连茶叶也没舍得多买新的──但只要是跟沐橙相关举凡吃的穿的用的玩的,但凡他们能负担得起的二话不说都早早给她备齐了。

 

   苏沐橙这时早带着糖、拎着那小手炮自己一边乖乖玩去了,将小厅留给他两个哥哥们说话。而叶修则是饶有兴味地一手支着头陪苏沐秋看她摆弄刚到手的新玩具。

 

   「你说你再过几年是不是就要让沐橙给赶上了?」叶修忽然开口,七分嘲讽三分感叹:「这娃娃当真有天份啊。」

 

  「那又何妨?」一听说的是沐澄,苏沐秋立刻一双眸子笑起来,弯弯地像月牙勾勾似地:「也不看看这孩子像谁。」

 

  「不就像你爹妈么?」叶修再喝了口茶,嘲讽变成十分:「又不是你生的,得瑟个甚么?」

 

  「你大爷。不是我生也是我养的,要像了你那还得了?」苏沐秋毫不留情地嘲讽回去,皮笑肉不笑的,愣是看得叶修直发毛。叶修从很早以前就觉得了,苏沐秋这厮虽然穷得能吃土,却全身透着一股公子范儿,眉宇间尽是傲气。兄妹俩的身世是他后来才晓得的,要说惊讶,好像以前从很多地方就能看出端倪;但要说完全不惊讶,那也就是嘴硬说说而已。苏沐秋自己在说这事的时候,还是那么轻描淡写的模样,叶修就问他那沐橙自己晓得吗?得到的是苏沐秋高深莫测的一个笑容:「她是我妹妹,你说她晓不晓得?」

 

   后来叶修也就没继续跟苏沐秋在这话题上穷追打。在江湖上,只要是个人就必不得藏那么一个两个秘密。且不过就是落难失踪的小太子和小郡主而已嘛,他自己还不是个漏夜逃出来的儿子,实在没甚么立场说人家身世复杂乱如麻。

 

   他想起自己那年从家里出走,就带一身的志气而已,款的还是他弟准备好的包。一点点盘缠用光后,只得到处找小茶店、小赌馆去给人看场打下手……直到他遇见苏沐秋。叶修并不迷信,也不相信甚么前世今生因缘有数的说法,但他至今依然觉得如果有甚么能拿来形容他和苏沐秋的初识的话,必定还得是那四个字:

 

 命中注定。

 

 后来叶修就留下来了。留在苏沐秋一手建立起来的那个「家」里。生活是清苦了点,但多了一个帮手,很快地他们就有能力供苏沐橙去读城里的小私塾。苏沐秋使得一手好火枪,一身本领放在江湖上那是有目共睹的;而叶修打小习武,除一杆长枪用得特顺,各种兵器也都能上得了手──就是让他空手上阵,光凭那一张嘴,咬死人不行,气个半死却也是妥妥的事。于是这俩人一搭起来,各处去茶楼酒店给人看场子,或者到黑市的角力场上一个当打一个当庄,偶尔替人走走镖、作打手,再不济还能去天桥下说书……秋木苏和一叶之秋,几年来也在城里闯出了不小的名号,甚至就有了一小票人愿意跟着,替他们做事。或者开始会有些小武馆请他们去帮忙扛招牌,有钱的老爷们聘他们作小少爷师傅的也有,却被苏沐秋一概拒绝。

 

   「嗳沐秋,我说城西那老爷出价挺高的,你怎么就拒绝了呢?人家哪里让你看不上眼啊?」

 

   叶修还记得那刚是入夏时节,夜风特别凉,整个天空不见一片云的,都是星子在闪。他们俩并肩坐在小茅草屋的屋顶上,而叶修抽着他那半小袋土烟,雾气熏了苏沐秋一脸。

 

  「你当是招赘啊!甚么看不看得上眼。」苏沐秋白了他一眼,顺手就接过来抽了一口:「哥志在四方,不会被这种小庙绑着,哥要做大事的,凭你小白脸能懂?」

 

  被说了是小白脸的叶修倒也不恼,事实嘛!但嘴上便宜还是要讨的:「哥的心不带你这么脏,劳烦给开示一下啊,苏大大?」手也没闲着地胡乱扯着苏沐秋的腰带。

 

  苏沐秋眼捷手快拍开那爪子,又把烟管塞回叶修嘴里害他差点没噎死。然后苏沐秋站了起来,头顶着满天的星空,伸手往远方一指:「哥要去的地方,在那里。」

 

  他们的小茅草屋盖在山坡上。顺着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先是城外的贫民窟,再来是杭州城繁华的街市。街市的最远处,矗立着一座雄伟的皇城。「我要回那里去。哪怕要花十年、二十年,我都要回去。」

 

   而叶修,他看见的是自己当年千辛万苦逃出来的地方。

 

  「回去,作甚么?」

 

  「去取回我的位置、做我该做的事情。」苏沐秋的手握成拳:「我要荣耀我的国土,让百姓不必成天担心害怕打仗。」

 

  「然后呢?」

 

  「我要给他们好的生活,再不用捱饿受冻。」

 

  「还有呢?」

 

  「我还要给沐橙一辈子的幸福,我要她一辈子过得好。」

 

  「再然后?」

 

  「再然后,我会渐渐地老、最后死去。可这片土地将会永远地活下去。」少年的声音尚有那么点青涩,却充满了伟大。不是不切实际的梦想,他说出口,就志在必得。

 

   叶修呈大字型躺了下来,想象着苏沐秋告诉他的那个、他从来没想过,也不敢想的未来。他相信苏沐秋能作得到,却还是忍不住让一个句子在烟雾里模糊地飘散开来。

 

   「那我呢?」

 

  你的未来那么笃定,那我的呢?

 

   苏沐秋回身,蹲下来低头看着叶修。

 

  「你?」苏沐秋笑起来,眼神里燃着一簇烨烨的花火,像他们头顶的那片星空。「你自然是跟我一起。」

 

   叶修征了神。他觉得苏沐秋眼底的神采扎得他刺眼。

 

  于是他也笑了起来。

 

   「好,哥陪你就是。」然后抓着苏沐秋的衣领把他拉向自己。两具少年的躯体就这么在夏夜中炽烈地吻着彼此,不分你我,纠缠不清。你的手抚过我的、我的唇贴上你的,眼对眼、心对心,最后一个不慎,双双从茅屋顶上滚了下来。

 

   幸得两人功夫底子够好,摔是摔了,却没有受伤。而被惊动的苏沐橙急得跑出来一看,安下心后又气得把嬉皮笑脸的两人统统赶回屋子里去睡觉。

 

   夏日的轻狂就这么过去。

  他们却从没有忘记过这个梦想,而且一步步地实践着。

 

   随着两人的名气越来越响,找上门来的案子就越来越大、背景也愈来愈深。苏朝皇位空悬了近十年,一切国政美其名由宰相冯宪君暂理,实际上各个派系角力不休,颇有藩镇割据的味道。国内如此,国外战事更是屡屡告急。哪方派系能在战事中告捷,掌握皇朝权力核心的力量能就大些。可调兵遣将需要人才,各个军阀尤其要出色的将领和军师,于是不断将触手伸入江湖之中,建立帮会、广发英雄帖,藉武林大会「荣耀」之名,大行网罗募兵之实。

 

   苏沐秋等的就是这一刻。要想渗入政权体系之中,军事手段无疑是最迅速的途径。可这毕竟是条危险的路,从一开始就注定是要和死亡如影随形的──苏沐秋能拿自己的命来赌,却不能把苏沐橙给赔上。所以在他的计划里,他首先必须要得有一个能强力支持他的后台,让他能心无旁骛地往前。如果按苏沐秋自己的话来说,认识叶修其实完全就是个意外,可却也是因为这个意外,让他最终能下定决心。从对叶修坦白身世的那天起、甚至是在那个夏夜、那片星空底下,他不只一次想过,叶修是有可能提着他的人头去领赏的,又或者只当他是个说疯话的白痴。可叶修没有。

 

  叶修说你心很大啊苏大大。

 

  说如果天要下雨,那我们就打把伞,一起撑着沐橙。

 

 


  叶修还说:「哥陪你。」

 

 

 

  苏沐秋觉得有这句话够了,横在前头的路有多难,他们也能一起走。

 

  他们此刻所需的,就是个「机会」。

 

  而今日叶修从风雪中带回的消息告诉他,他终于等到这个机会。

 

 

 

  「我今天认识了个人。」

 

  「那肯定不是个好人。」

 

  「欸,哥说正经事呢苏沐秋。」叶修一脸「态度呢」的表情看他:「你这话几个意思?」

 

  苏沐秋笑了起来:「哥甚么意思你懂的。」

 

  「懂个屁!」叶修翻了翻白眼:「你到底要不要听?」

 

  「我听着呢,你到底说不说?」

 

  「求我就说。」

 

  「求你。」

 

  「……。」心多脏啊苏大大。「他叫陶轩。」

 

 


  苏沐秋本来伸手要去提茶壶的,听到这名字忽然顿了一下:「……陶轩?」

 

  「你认识?」叶修诧异。

 

  「我知道这人……」可算不上认识。苏沐秋幼时在皇城里就听过这人名号,陶轩经商相当有一套,那时就很懂得和皇室合作,经常带些珍奇古玩来上贡,以换取打通边关贸易或专卖的召书。后来发生政变,他带着沐橙流亡民间后就再没听过这个人了,想不到这次竟从叶修口中提起。

 

   「怎么会找上你?」

 

  叶修开口:「前阵子的买卖你记得么?给城南唐老板走镖的那个。他从唐老板那听说咱们不错,有意想找我们合做看看。」

 

  「甚么样的合作?」苏沐秋还是那么慢条斯理的喝茶:「也走镖?」

 

  「佣兵团。」

 

  「!」苏沐秋险些捏破手上杯子:「佣兵团?」

 

  叶修点点头:「名字都想好了,说要叫嘉世。」虽然吧,叶修觉得,连八字都还没一撇呢,光先想好名字有甚么用。

 

  但苏沐秋已经把心思绕更远的事情上了。

 

  「陶轩一个商人,组佣兵团,图的是甚么……」苏沐秋思考的时候,眉目会微微敛下,让眼底打上一片淡淡的阴影。叶修觉得那很美,虽然他从没告诉过苏沐秋。

 

  「你觉得呢?」叶修从他的兜里摸出半小袋烟,点燃了慢慢地抽起来。他有些想法,觉得可以和苏沐秋验证一下。

 

  然后就看到苏沐秋苦笑起来,说了他心里所想的话:「我觉得,几乎要和我们一样。」

 

   哎,果然。叶修吐出一口烟圈,让苏沐秋的脸在烟雾里看起来有些模糊。

 

  「你信不过的话,下次再见我可以去拒绝他。」

 

   「不,我觉得他谋的不会是皇位,或者说,至少陶轩更渴望的是实质上的利益。」苏沐秋沉吟了一会,补上一句:「以目前来看的话。」

 

  当然,人总会想追求更高层次的东西。以陶轩来说,他可以为了利益而走险,却决不会作到好高骛远,相当懂得经营分寸。可也正因为这人是陶轩,饶是苏沐秋也无法完全肯定,他今日不想,不代表他后日就不会起这个心。

 

 

 

  苏沐秋这厢还在思考,就听见对面叶修忽然叹了口大气。他抬起眸。

 

   「哎沐秋,你说这些人怎么就都这么烦呢,一个两个的那心思千回百转啊……都不怕打结么?」叶修兀自地抱怨完,还伸手扒了扒头发,结果发现等了很久没听见苏沐秋回他话,忍不住也跟着抬起眼,就看到对面苏沐秋一脸鄙视地看着他。

 

   「……你几个意思啊苏大大。」叶修发现这是他今天第二次问这句话。

 

  苏沐秋扯起半边笑:「全世界就你最没资格说别人心思千回百转。」

 

  「你才没资格,哥的心可是一片赤诚一腔热血一……

 

  「一起拿去喂了狗。」苏沐秋没里他胡话,他很习惯对付叶修这死没下限的嘴了,直接就问:「甚么时候?」

 

  「说哥拿去喂狗就算了你还问甚么时候喂的?还有没有兄弟爱了啊苏沐秋我告诉你啊,哥的心就算喂了狗弄死你那也是分分钟的……

 

  苏沐秋觉得头今天特别、特别痛。

 

  「谁问你的心,我问你下次再见到陶轩是甚么时候!」

 

  「喔,年后吧。」叶修答得太快,以至于苏沐秋觉得叶修刚才分明听懂了他的问题只是想说胡话捋他而已。他决定除夕夜那天叶修不会有肉吃了。

 

 

 

  而叶修这时还不知道他已经被真正的心脏玩了一把。

 

  「你打算呢?」

 

  他只是问着苏沐秋的意见,然后看着那双深邃的眼。等他的回答。

 

 

 

  最后,他等来了一双晶晶亮亮的眸子,和弯弯的笑容。

 

  「那就一起去吧。」苏沐秋放在桌上的手握成拳,像那个夏天──那个站在茅草屋顶上,说着梦想的那个夏天。

 

 

 

  说,我要君临这片国土。

 

  我要荣耀这个帝国。

 

  要让沐橙幸福,要让所有人幸福。

 

  我要你跟我一起。

 

 

 

  这一次,叶修把手覆了上去。

 

  外头依然刮着风雪,可当他说「好,哥陪你。」的时候,叶修彷佛觉得自己也跟着苏沐秋一起回到了那个夏天。

 

 

 

  茅草屋顶上,耀眼的群星、舒畅的晚风。

 

  还有,灼热的誓言。

 

 

 

 

 

 

 

 

 

 

 

 

 

 

 

  这篇本来是写虐的,因为是叶神生日贺所以正文先拿掉了。

  不怕虐的小伙伴才继续往下拉啊!!!!

 

 

 

 

 

 

 

 

 

 

 

 

 

  几年后,当叶修走出嘉世大门,一样的风雪夜里,他忽然想起了那个曾经的夏天。

 

  和另一个还没来得及开始就先结束的夏天。

 


评论
热度(7)

© 雨浥紅 | Powered by LOFTER